手机扫一下进入手机版

网站首页 >> 人物访谈 >>书画 >> “横变纵化,故动生焉”议翟立群大道至简的水墨世界
详细内容

“横变纵化,故动生焉”议翟立群大道至简的水墨世界



        t014181bd8aedb74428.jpg   

       翟立群简介:

       男,副教授,南京晓庄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

       江苏省美术教育学会常务委员

       江苏省科普美术家协会理事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级、省级以上展览,作品被国内外美术馆收藏,并多次担任省级以上展赛评委。

四川棒棒副本.jpg
四川棒棒


       翟立群先生,别名翟土,自小受到扎实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洗礼,大学接受过正规的油画训练,追随过“85”新潮。兼有对中国水墨与西方现代油画艺术的双重眷恋,在其艺术成长的过程中,内心充斥着“现代”与“传统”的纠结和博弈。经过多年的思考、探索和沉淀,经过无数次的尝试、表现与解读,终于在“现代”与“传统”之中找到了平衡,并确定了自己艺术创作的切入点和立脚点。

       他在传统的宣纸上,用传统的笔墨和现代构成意识进行艺术分析、形式解构和意向重组,描写他寄寓于客观物像元素之上的心象、心思和心路。可见,这一独特而有效的创作方式本身既是立足于他对西方艺术原理的理解和中国水墨精神的深切感悟,深知两者的本质和异同,得两者的精髓,惟其如此,方能以极大的耐心和恒心打入到中西艺术融合之中,寻找出这条传统水墨的创作新途径。

水墨6-2.jpg

水墨6


       翟立群先生笔下的水墨形式是抽象而有理的,以书法为体、以构成为纲、以黑白水墨为艺术表现之魂,化繁就简、大道圆通。其线条恣意挥洒,以水融墨营造无上斑斓之大千世界,抒发古雅质朴的水墨流光意象。点画肆意洒脱、线条错综繁复,以行草笔法入墨阵,布局、驰骋,奔放无忌,墨不避笔、色不离线,从而纵横开阖、点线齐鸣、水墨辉映。中规而无矩、得法而不定、出轨入轨、大乱大治,以解构、重构宣泄世间的情怀与感悟。画面中雅致精简的灰色既凸显出他内心的思想、宗教、观念和艺术追求,更彰显出他自身的文化思考和认同。

       翟立群的行笔不急不缓而略带顿挫提按,不计较传统用笔的藏锋与回笔,不露锋芒,意蕴悠长、令人回味。他还善用宿墨,充分发挥宿墨在宣纸上的分离、解析,以宿墨体现笔的痕迹,挖掘墨与水有效融合产生的趣味,同时,充分展现分离、凸现的颗粒特性,追求印痕牵带出的氤氲气息,展现其斑驳的肌理效应、营造故事情境。

       众所周知,表象与意象其形态学的本质是互通甚至相同的,都是力求借力于笔端抒写内心的意气,表现自身的文人心绪,寻求世人对其艺术品质的认知和共鸣。南北朝时王微在“画之致也”中提出以各种不同的笔墨描写对象,强调对笔墨情趣的追求,借助笔墨传达强烈的个人感情,直至清代,石涛也坚持“夫画者,从于心者也”。翟立群先生的水墨世界是表象与意象的另一个端点,是表现主义的延展和升华。如果说后印象主义画家梵高始终重复描写着“脑中的太阳,心中的风暴”,而翟立群则是有机的解读“脑中的风景,心中的宁静”,以肆意多变的笔触营建自在的快乐,独享技与道的游戏。正如梵高所说:“当情感强烈时,画画就不考虑画法了……画中的笔触就像说或书写中的单词一样,一连串的循着秩序出现”。

红衣少年-2.jpg
红衣少年

       中国传统水墨的革新之路是宽广而无限的,固守传统、墨守陈规决然是不足取的,沉迷于西方文化,数典忘宗更是行不通的。翟立群先生于规矩中放浪形骸、于法度间超然物外,融中贯西,以无穷、冷郁、古雅、淡泊的水墨书写增添异样的时代印记,推展中国水墨的表现空间。

       无意而有意、无为而无不为,横变纵化,故动生焉,是写意的最高境界。毋庸置疑,翟立群先生是一位富有更新精神,勇于探索,不断前行且充满智慧的意象表现画家。满怀信心期待他的艺术有更大成就!

                     2016年3月29日于金陵/桐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