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一下进入手机版

网站首页 >> 人物访谈 >>书画 >> 苍潤浑厚,虚静深邃 ——骆旭放山水画艺术
详细内容

苍潤浑厚,虚静深邃 ——骆旭放山水画艺术

         肖像2.jpg

        骆旭放简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师承李宝林先生,王振中先生,陈钰铭先生,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人民大学首届山水画硕士研究生课题班。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书法院,中国人民大学访问学者,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李宝林艺术工作室画家,陈钰铭水墨家园艺术创作室画家,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画家,

 

苍潤浑厚,虚静深邃

——骆旭放山水画艺术

文/李宝林


       骆旭放是我在2008年中国人民大学首届,也是唯一一届山水画硕士研究生班的学生,在校时他勤奋好学,善于钻研,悟性极高,对宋,元诸家,以及淸‘四僧’,‘四王’等经典作品,都能认真临习摹写,特别是对元四家笔墨上探索和研究,有着其很深的感悟,在班里他是进步比较快的学生之一,特别是在毕业后的几年时间里,在艺术实践中,特别是在山水画的创作上,有了很大地进步,取得了显著地成绩,得到了艺术界同行们的一致好评。

       骆旭放八十年代初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在校时,由于他认真好学,成绩优秀,被评为优秀学生,并获徐悲鸿奖学金。南方的山山水水,以及南方各艺术名家,特别是金陵画派墨色淋漓,清雅飘逸的绘画风格,对他初期的画风影响很大。零八年来到北京,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学习期间,他从不放过每一堂课,每一次学习机会,对老师的每一句话,能认真笔记,反复推敲,甚至春节不回家,呆在学校里埋头作画,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骆旭放的苦学派精神,艺术风格有了很大的变化,恬淡秀雅地南派风格中,多了几分北派雄厚博大地气派,南北互补,相互交融,这是每个艺术家都应该潜心探索和研究的方向,黄宾虹,李可染,傅抱石等近现代绘画大师们,无不在这方面均有着他们自己的见数和独到之处,无大境界,大胸怀者,莫从事山水画创作,莫当山水画家。

作品001.jpg 

       骆旭放山水画的美学特征是有‘静’字,由于传统的中国画是以老庄哲学和魏晋玄学为理论基础,所以在意境的营造方面,一贯主张要‘虚’和‘静’,由此可见,作为一种艺术精神,‘静’落实到绘画上,既是画风和意境上追求,更是品性修养和创作心态,二者既互为因果,又互为表里,作为一种追求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的精神境界,在当下的山水画创作中,仍然有着其一定的价值和意义,可惜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生存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面对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的名利诱惑,早已使人们失去了从容和优雅,而所谓的‘静气’在如今的山水画创作中,也日趋稀缺,而在骆旭放的山水画作品中,却有着可贵的文心,静气和耐人咀嚼的象外之趣,而这些正是中国画特有的最为可贵的艺术本质和美学趣味,同时这也正是骆旭放山水画值得赞赏和称道的地方。

 作品002.jpg

       骆旭放山水画意境之美全在一个‘情’字,他在创作中所表现的是情与景的相互融溶,他倾注的‘情’是感悟生活后的最深的至情,这情是通过幽深的景发掘的,是由意象中景凸现的,它为人们审美的情趣,增加了丰富的内涵,没有心灵的映射,是无所谓美的,骆旭放通过意境美的创造,把当代人的精神风貌充分地展示在山水艺术中,艺术家以自己的生命感悟代山川立言,骆旭放通过情与景的交融,在向人们展现美的时代性,这就是他独辟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中所深藏的灵境,读他的画总会被他精深的笔墨所描绘物象所感动,艺术的境界可以使心灵和宇宙净化,艺术的境界在于深,而画家的人品在于高。

 作品003.jpg

       骆旭放的山水画是面向自然,走近自然,用一颗静默的心灵去感受天地之大美,去营造单纯,朴素,浑厚的氛围,在蕴含着一种古风中表达独特的情感意向,审美向往与艺术追求。他的山水画又表现在浪漫主义复归,他的画不是客观的再现生活,而是主观地表现生活,是强调对山水的主观感受,而非客观真实的再现,那些苍茫的群山,飘动的烟云,都是通过心灵过滤并呈现主观色彩的意象,因而,在灵动的笔致下能体现出最深沉的情绪,营造出诗意的感觉,在一种想象中把主观表达推向一种境界,这与他的生活阅历是息息相关的,他的人生加深了他对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的认识,作为中国文化重要一部分的绘画应该怎么走,自己该怎么办。为提升自我,骆旭放坚持多方向深入修炼研究,书法,人物,文学,艺术哲学等,更远离功利的烦挠,

 作品004.jpg

       近年来的创作开始呈现出明显的特点,一是风格日臻稳定成熟,二是作品意境更加高古,三是老题材用新形式表现,融入现代审美情趣,他在师古人,师自然,师造化的基础上,致力于山水画的创新,并赋予其作品以诗的意境和时代风采。中国山水画境界折射着‘儒,释,道’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就道家而言,老庄思想的根本要义在于重自然,弃人为,使心与自然同化,儒家思想则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文先究人品,将道德和精神视为艺术的本源,书画都是道德的体现,人品即画品。而禅宗与庄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禅’的本意为‘静虑’,以彻悟自己的‘心性’,主张排除一切外在的干扰,使我的清净本性与大千世界往复交流,领悟本心,从而达到顿悟,并在顿悟中使客观世界形成一种新的表象,一种心灵的再现,这种思想不仅与老庄哲学的‘天地合一’,的思维方式和审美境界相一致,而且对中国画写意性艺术观念有着直接影响。駱旭放期待作品富有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这与浓浓的禅意不无关系,中国山水画历来就受到儒,道,禅等思想的影响,禅宗思想对他的影响也深深体现到他的艺术创作中,笔墨是山水真正的生命体现,是超逸物象外而跃然纸上的重要生命元素,骆旭放的笔墨内涵而又丰富,

 作品005.jpg

       他作画以心运笔,墨随心意,赋其形求其神,自然而无匠气,其作品重笔情墨趣,抒发个性,利用水和墨的交融,渗染,在湿中求干,湿而不软,淡而不简,更具感染力,让人始终停留在虚无恬静的境界中,骆旭放注重生活中的以禅悟道,借山水之灵性,常以亲身所感的山水入画,使人感到苍茫,深邃,幽静,却又不失厚重华滋,气韵生动,墨色淋漓,在笔墨的运用中,他力求抛弃传统笔墨程式,但又传承了传统中注重笔墨节奏和韵律的元素,吸收西方艺术中画面构成的特点,注重笔墨视觉感受,这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取向,从骆旭放的山水画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对中国山水画的艺术精神有很深的领悟,面对当下来自多方面的挑战,骆旭放以稳定,成熟,自信的心态,沿着继承和发展的道路走下去,峰高无坦途,我相信骆旭放在更广阔的艺术道路上,以他不懈的努力和悟道精神,定能取得更大地成就,成为中国艺术百花园中一朵奇葩。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